郭敬明:世界从不公平,努力是唯一出路

分享给朋友

这个世界并不是公平的,你要学着去习惯它。

世界上有人一锄头下去,就挖出了钻石。也有人辛苦地开山挖矿,最后一声轰然巨响,塌方的矿坑成为他最后的坟墓。

那天在上网的时候,看见一个帖子,里面在讨论我的作品,和我的生活。里面很多人,大概一百多个跟帖,看上去特别热闹的样子。

他们的讨论分为两个部分。

第一个部分是:我以前很喜欢他的作品,他写的《夏至未至》,他写的《爱与痛的边缘》,里面的小四多么纯真,单纯的校园梦想,他简单的学生生活,他和朋友在学校门口喝一块钱的西瓜冰。你看看他的现在,充满了物质,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他了!

我家里有很多的书,欧美的,大陆的,中国台湾繁体版的,日文的。各种各样的书。无论我是否看得懂,我都会拿起来没事就翻一翻,看一看别人的设计,别人的想法,和别人的图书出版理念。而中文的小说,一看就是一下午。

但是我很少看自己的书。

我发现我再也不会回到我之前的那个岁月里去了。那个散发着游泳池消毒水气味的夏天,那个高三炼狱般的日子,那个香樟树茂盛得像是浓郁的海洋般的季节。我在那样的年岁里高喊着我不要长大我希望永远做小孩子我羡慕彼得·潘我一定要去永无乡。

但后来,我渐渐地放弃了。

因为在进入社会以后,我因为这样单纯的自己,而被无数的人嘲笑过。人们不同情眼泪,人们不怜悯弱小。当你委屈地在网上倾诉自己的痛苦,转瞬之间,你的文字就被转贴到了四面八方,无数的人用这些矫情和委屈的话语,作为攻击你的武器。

像是自己亲手擦亮了匕首,然后双手奉上,让别人刺穿你的心脏。

我也想要永远都躺在学校的草地上晒太阳,我也想要永远喝着一块钱的西瓜冰而不会有任何的失落,我也想要永远穿着简单的衣服,听着简单的 CD,过着简单的十七岁的生活。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的生命里,再也不会拥有另外一个十七岁了。

我也曾经尝试过打车去参加上海的一些活动,对方接待我的人,用那种充满了嘲笑和鄙夷的目光,看着我从出租车上下来时的样子,他们亲切地拉过你的手,对你热情地微笑。然后到后台的时候,他们和别人分享他们的喜悦:“我和你说哦,他穷酸得,车都买不起吗?”

我也经历过第一次参加时尚杂志的拍摄,提着一大包自己喜欢的衣服去摄影棚,然后被杂志的造型师翻着白眼,在我的纸袋里翻来翻去,找不到一件她看得上的衣服的时刻。摄影师在旁边不耐烦地催促着,造型师更加不耐烦地说:“催什么催!你觉得他这个样子能拍么!”

锋利的社会像一把刀,当它砍过来的时候,你如果没有坚硬的铠甲,你就等着被劈成两半。

他们讨论的第二个部分是:他的钱还不是我们买书给他的钱!他拽个屁啊!要是没有我们买他的书,饿死他!他能穿名牌么?真是对他失望!

小时候,在银行工作的妈妈,因为多数给客户一百元,而被罚了赔偿,并且额外扣了一百块工资。在那个我妈妈月工资只有一百二十块的年代,妈妈流了两个晚上的眼泪。

在我大概七岁的时候,爸爸买了他人生里第一件有牌子的衬衣。花了不小的一笔钱,但是爸爸笑得很开心,他站在镜子面前,转来转去地看着镜子里气宇轩昂的自己。

这些都是和钱有关系的,钱带来的开心,和伤心。

但是,当我们花钱看完一场电影享受了愉快的一个半小时,当我们花钱买完一张 CD享受了一个充满音乐的下午,当我们在餐厅花钱吃了一顿美味的晚餐,当我们在商店买了一件漂亮的衣服心情愉快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会去对电影院、音像店、餐厅、商店的人说:“你们凭什么赚钱?要不是我们给你们钱,你们早就饿死了!”

这是我看到第二个部分的心情,好像他们在看我的小说的时候,并没有享受愉快的阅读过程,似乎我的故事永远都没有给他们带来过感动和思考。似乎我并没有辛苦地写作,只是在白白接受他们的施舍,他们给我的钱。好像他们并不是心甘情愿地购买图书,而是我拿刀逼着他们买的一样。

我觉得,自己像一个乞丐。因为只有乞丐,才会听到别人对他说:“要不是我给你钱,你就饿死了。”

在和妈妈的电话里面,妈妈很气愤:“你不要理睬他们。你光明正大地赚钱,你不偷不抢,凭什么做其他行业的人赚钱就是天经地义,而你辛苦地写书给他们看,编杂志给他们看,还要受他们的侮辱?!”

我在电话里和妈妈说,这没什么。

挂掉电话之后,我洗了个澡,然后继续开始写《小时代》最后的结尾。

这是我没有睡觉的连续第四十九个小时。出版社的截稿日悬在头顶,我喝了杯咖啡,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02:10,然后继续开始工作。如果从楼下的草坪望上来,可以看见我房间孤独的灯,亮在一整栋漆黑的楼里。但是,他们不会看见的,他们这个时候,正在享受甜美的睡眠和梦境。

他们看见的,只是你清早提着名牌,走到楼下,司机拉开车门你坐进去的背影。他们嫉妒的眼光把你的后背戳得血肉模糊。“要不是我们给他钱,他早就饿死了!他凭什么穿名牌?!”

我明白你对这个世界的巨大失望。因为,我也一样。

主流世界中有很多对郭敬明不认同,很重要的一条原因是,人们的确担心:一个不忧国忧民且看上去对奢华生活有无限追求的年轻人,怎么可以有这样巨大的影响力呢?他会把成千上万毫无脑子和独立思考能力的的小屁孩们带入歧途的,至少会传递过多庸俗腐朽媚俗现实的价值观,让这些本来就没有信仰的孩子们更加没有社会责任感。他在商业上越成功越被吹捧,这种担心成为现实的可能必然就会越大。

人们对郭敬明的否认和批判,除了常见的三个角度---作品没深度,写作不诚信,有错不承认,也许还有两种更加深层的动机:

第一种可能,人们内心对他巨大商业成功的嫉妒,这个词听上去有些刺耳,不过坦率地说,因为嫉妒的确是一种人类的普遍情绪,便显得相当正常。当我们感觉和我们差不多甚至根本不如自己的别人居然做到了我们所做不到的事情,而这个事情我们一直认为我们应该能做到的时候,我们就有可能产生这种情绪;

第二种可能,是人们对当下社会有深深的无奈,道德沦丧,世风日下,有识之士无法改变当下中国的种种怪现状,而对郭敬明的批判,至少可在某种程度上表达内心的忧虑和愤懑不平。人们当然会很自然地假设,如果自己能够有郭敬明这样的影响力,一定会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做出更多有益于社会的事情,而断然不会像他这样终日沉迷于声色犬马之中,装作完全不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就像人们内心的确期望那些微博上的大V们个个都应武装起来共商国是行侠仗义振臂高呼拯救万民出水火的心态一样。

而郭敬明本人的想法,一方面,管你们他娘的怎么说,闭门经营,构建着他以出版起家的庞大的商业帝国,这与韩寒走的路线完全不同;另一方面,他也会倍感冤屈和愤怒,他认为很多人对他的批判是毫无道理的,那些说话自认为公平公正之名仕,其实在批判他的时候毫无道义,在我看来,他愤怒的根源是无数明星都没有社会责任感或出于商业诉求包装的自己好像有责任感,其实他们也从不忧国忧民。琼瑶的作品比我的作品高明在哪里,为何和她同时代的人不骂她,为何你们要来为难我?凯伦陈天桥做网游毒害青少年为什么你们叫了几声,后来就没声音了,为何要抓住我不放?我招谁惹谁了?明星爱名牌比我更甚,为何他们走个红地毯揣个几百万的包包没人去说,而我用自己挣的钱告诉大家我用几万元的包包就要来说我?难道明星出席奢侈品商演就不是在传递不正确价值观吗?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作家,你们为何要来攻击我?为何不去骂那么多的明星?我只是希望作家明星化,得到应该有的尊重,我碍着谁了?你们可以不喜欢我的作品,道不同不相为谋,但是为何要这样进攻我?

过去,我对郭敬明本人从不了解,对他的所知仅限于媒体传递给我的信息,媒体告诉我他是什么,我就接受什么,我从来没有任何主动尝试去了解他的欲望。作为一个写作者,我本人对他在出版界创造的奇迹也的确心存嫉妒,并且懊恼为何他能影响那么多年轻的小朋友而自己不能,至少小朋友读我的书会比读他的书有营养,因为对他作品的本能排斥,我从未想过去真正了解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直到我与他面对面访谈的那天,我才开始真正尝试进入到他的内心。遗憾的是,我对他的深挖远未达到我自己期望的程度,我怀疑他有在学生时代饱尝被同学欺负过的经历,我更确信,他一路走来,有被同行排挤被朋友背叛的经历……这些都让他变得越来越商业、越坚强、越心狠、并且越笃信惟有成功才可在乱世之中不被人欺负。可惜时间所限,要聊的太多,聊天过程中下手不够狠,没有达到我的目标,而他本人,因为长期与媒体混迹,太清楚知道媒体要的是什么,所以也很娴熟地运用各种技巧将自己呈现为他希望呈现的样子,在这点上,他的功力可以和吴秀波相媲美。另外一个基本的事实是,他不仅内心,在谈话中也远远比我狠得多,我最多只是一只纸老虎而已(顺便说一句,与杨幂相比,杨幂内心的坚硬源自先天,小四的坚硬源自后天的经历和自我训练,骨子深处,杨幂更硬!杨幂的内心的确从不在乎媒体和网友对她的评价,但显然郭敬明做不到,他还是在意的,他只是以自己奋力的方式去抵抗,从这个意义上而言,韩寒的内心也是在意外界评价的,只是表示出来的姿态和形式完不同)。

事实上,我们中的很多人,在一生中,都可能因为感觉不喜欢或因为第一印象的排斥,就失去真正了解一个人的机会,这也是人的本能,谈不上可惜,但如果我们总是只从我们喜欢的人身上学东西,我们会丧失掉从我们的对手,我们的敌人,我们不喜欢的人身上学东西的机会。

我对朋友们对郭敬明的批评是这样理解的,至少有一部分人内心会有这样一种期待,如果他能做个好的示范带头,如果他能把他现时的影响力转变成积极向上悲天悯人于国于民有利的正能量,将会是多么善莫大焉。可问题是,在郭敬明的心中,他会认为我觉得我自己的成长过程,本身就是很好的励志作品,我想给人们看的是,像我这样一个被人们欺负和嘲笑的瘦弱的小个子,像我这样一个从四川山区里面出来的孩子都能做成这样事业成功,你也可以。郭敬明并不认为他对成功的定义有丝毫不妥,我相信他会认为他对年轻的朋友们是有正面力量和贡献的,重要的是,很多年轻朋友是这么认为的。

这篇文章是写给那些对郭敬明没什么兴趣的人看的,说到底,我的职责只有一个———让人们明白,任何情况下,在我们还不全面了解一个人的时候,一棒子将人全部打死并不英明;一个人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必有他的过人之处;这个人之所以成为现在你所见的这个人,必与他的某些你所不知的经历有关;从每个人身上,无论我们喜欢还是不喜欢,我们要学会让自己从他身上得到对自己有启发的东西。

不要轻视每一个平凡人的努力,只要他的争取没有侵害到别人的利益,他的努力都值得被尊重,不是吗?

老秦

loser一枚

1 Comment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

code

相关推荐

老秦的播放器 &

历史记录 [ 注意:部分数据仅限于当前浏览器 ]清空

      00:00/00:00